新闻中心

写父亲

发布:2014/12/5 9:49:20
影像中的青瓦房是父亲年轻时的样子容貌灰凉、脱落的土围墙与父亲一块儿承载着韶光的重负与沧桑一条条曲折的扁担压在父亲紫青色的肩上唱出他生命里最动听的歌谣挥舞的镰刀、锄头是父亲最老实的协助起五更、摸薄暮用1.76精品水捧出累累果实一盘咸菜、豆干是父亲下酒的好菜累了、困了、门前的水塔是他小憩之处挑风雨、戴星月不管多少痛楚与委听从不说起为后世冒作古劳苦、积储父亲!您太累了您真的老了、衰了我岑寂想,已经无语泪水与驰念流淌在纸上……
-
上一条:葬礼
下一条:无心偶尔
.